菲姬直播破解版下载

   绸缎铺后面殷奇志的小院,两人再见时,蓝素琴哭闹了一场,殷奇志百般哄劝,说自己是万般不得已,父母之命不能不听,最后赌咒发誓绝对只疼爱她一个,即使被迫娶了妻,也绝不多看一眼,等他日他做了家主,一定休了正妻,将她扶正,这才哄得她眉开眼笑,两人在后面的小房里着实缠绵了一回,蓝素琴才心满意足地回去。

   这结果在蓝宵露的意料之中,当初暗示大夫人时,她就知道大夫人必然会插手,两害相衡取其轻,大夫人不会让四夫人得逞。后院的勾心斗角,她没有兴趣,也无意正面交锋,最好的办法,就是借力借势。

   因着这件事,蓝夫人不动声色间已经算是赢了四夫人一局,全盘占据主动。对蓝宵露虽然仍是没有好感,但既然威胁不到她的地位,还能为她所用,她也就乐得做个慈爱的母亲形象,还赏了清羽院一匹绸缎,一些平常补品。

   蓝君义也在扮演着好兄长形象,特别送给她一些笔墨纸,另送了一方上等砚台。

   二夫人虽然是私塾教书先生的女儿,眼力却是不弱,一眼认出那砚台是极佳上品,笔与墨块也不俗。蓝宵露不在意这些,要二夫人拿去用,二夫人却不肯收那砚台,说那乃是紫玉云台砚,是砚台中的极品,价值不菲,还特别给蓝宵露普及了一番这个时代的笔墨纸砚知识。

   蓝宵露这才发现,平时不怎么说话,看似怯懦胆小的娘,竟然是个胸有锦绣的大才女。虽然是纸上谈兵,却也见识不俗,侃侃而谈。想必因为这样,她才会得到丞相爹的尊重和爱慕,以平妻娶之。

   她不禁对自己的外公甚是好奇,听说古代很多隐士小隐隐于野,外公会不会是一个隐士呢?不然,哪里能教得出这样胸有锦绣的娘?

   但也许真如古人所说,女子无才便是德,要是二夫人没有这样的才华,也许只是嫁个乡间少年,男耕女织,倒能平淡幸福到老,不用像现在这样,独守空房,除了无尽的孤寂,情感上面却是一般荒芜。

   蓝宵露的出府梦在蛰伏了几天之后,又开始冒头了,前几天因为搜捕飞贼的事,使府里人一下子多了许多护院,据说蓝成宣去各个院子都安慰了一番,独独没来清羽院,一个不再爱了的平妻,一个失贞的女儿,在他眼里已经是弃子一般的存在,他连敷衍也不愿了。

   在府里人都骂飞贼搅了他们平静的时候,蓝宵露却对那人羡慕加仰望,她不知道他的名字,甚至连长相也不是十分清楚,月亮太蒙昧,她当时又各种害怕张惶。她悄悄把那人叫为大铁椎,那人也是浓眉大眼,粗手大脚,坦然不羁,和大铁椎太像了。反正此生未必还能见,在心里存了一个英雄梦,也多了几分乐趣。

   不知道大铁椎的伤怎么样了,她用那些布片胡乱帮他包得严实,但在包的时候,只是布料轻触,也能感受到他背脊发紧,那是极疼之时身体的诚实反应。

   可惜她既没学过护理,也没有药,想必大铁椎也是想到这点,又不想连累自己,才不告而别。那什么御林卫一直在追捕他,他受着伤,也不知道安然无恙吗。

   露台美女清纯靓丽歪头扎鞭辫子安静唯美写真

   蓝宵露对闭塞于清羽院更是不满了。要是能出府,也能知道消息,以大铁椎这样的传奇,真被抓了,京城里肯定会消息满天飞的。

   蓝宵露正在前院的天井中坐着,想心思想得满头包,突然看见白沐慌慌张张地进来,一张脸煞白,一边走一边朝后看,把给蓝宵露拿外衣的幼蓝差点撞翻。

   看着两个乱成一团的丫头,蓝宵露打趣道:“这是遇到鬼了吗?慌成这样!”

   白沐张惶地道:“小,小姐!”害怕地看向院门。

   蓝宵露看过去,只见一个十七八岁,身穿红棕色绸衣,外着橙色锦袍的少年嘻笑着跟入,他和蓝君义长相有几分相似,但满脸油滑轻浮之色,气质却大是不同。后面跟着个青布衣的小厮,也是一脸轻浮奸滑的笑。

   一进院子,少年左看右看,并不理蓝宵露,对着蓝宵露身后的白沐道:“这破院子有什么好?跟着爷,爷还能亏待了你不成?”

   那小厮帮腔:“二少爷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,等把你收了房,有你吃香喝辣的时候,不识抬举!”

   蓝宵露缓缓站起来,道:“二哥!”

   蓝君孝斜了她一眼,道:“你在就更好了!”他一指白沐,“我要这个丫头!”语气嚣张跋扈,不可一世。

   蓝宵露笑嘻嘻地道:“二哥光临清羽院,是小妹的荣幸,怎么着也得先喝杯茶!”她转头吩咐,“白沐,去沏两杯茶来!”又笑道:“幼蓝,关上院门!”

   这个二哥可是她穿越来后第一次见,以前没少欺负过原身,在原身的记忆里很是深刻,蓝宵露一眼就认出了他。

   蓝君孝身量已高,他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妹妹,不客气地道:“清羽院能有什么好茶?你关上院门,难不成是想留二哥在这里住下不成?”又轻浮地一笑,“不过,清羽院的丫头倒还真是灵气,二哥留下也无妨,你要把这两丫头给了我,二哥少不得你的好处!”说着他又指幼蓝。

   幼蓝吓了一跳,不知道自己就怎么遭了无妄之灾,被二少爷看中。小姐更奇怪,为什么要关上院门,这二少爷可是个混世魔王,府里的丫头们没少被他祸害,仗着四夫人得宠,很是无法无天,大夫人也不好插手。关上了门,不更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?

   但这一个多月来,她不自觉地习惯了听从小姐的命令,战战兢兢地把院门关了。

   蓝宵露笑得天真无害,乖巧地道:“你是我二哥,想要我院子里的丫头还不简单?”

   幼蓝只觉得手一颤,险些跌倒在地上,府里被二少爷欺负的丫头太多了,不听他的就被他非打即骂,死了也没地方申冤。

   这话蓝君孝听得却很舒服,在她的对面坐下,笑道:“他们说三丫头你变了,我还不信,今天一看果然变了,变得识趣多了,变得有眼色多了!看在你这么乖巧的份上,二哥以后不打你,不骂你,也不捉弄你了!”

   蓝宵露笑逐颜开地道:“多谢二哥!”

   “谢就不必了,这两个丫头我现在就带走!”看着幼蓝,蓝君孝眼里冒着狼一样的光。

   蓝宵露为难地道:“二哥,我这里就几个丫头了,也没个下人,你要是一下子带走了两个,我都没丫头使唤了!”

   “好说,明天叫二管家再给你派两个!”

   “可是,我只习惯她们照顾我,别的丫头我用不惯!”

   小厮插嘴道:“三小姐,二少爷看上你的丫头是给你面子,你再推托,小心二少爷生气!”

   蓝君孝不耐烦地道:“你要怎么样?”他眉头一展,又笑道,“这么着,你先让我带走她们,过个十天半个月,就还给你就是!”

   “二哥一直就这么对你院里的丫头们的吗?”

   “你管这么多干什么?这两个丫头,你给是不给?”蓝君孝不耐烦了。

   小厮在一边狐假虎威道:“三小姐,你犯不上为两个丫头得罪我们少爷,我劝你还是赶紧答应了吧,二少爷少不了你的好处!”

   蓝宵露对他看了一眼,这小厮居然还鼻孔朝天,极是傲然,和他家主子一样牛。

   这时恰好白沐端了茶来,她心中忐忑,眼中一片害怕,蓝君孝趁她放茶到自己面前的机会,一把抓了她的手,嬉皮笑脸地道:“你叫白沐是吧?这就跟本少爷走吧!”

   白沐吓了一跳,用力一挣,茶杯被打翻,她慌乱地退到蓝宵露身后,吓得脸色苍白。幼蓝握住好怕手,两个丫头偎在一起,心里又悲又苦。蓝宵露摇头道:“二哥你真不顾身份,你是主子,怎么能这么没风度?”

   “美人在前,本少爷一向不要风度!”蓝君孝恬不知耻。

   蓝宵露也不生气,笑吟吟地道:“二哥,咱们是兄妹,兄妹之间应该相亲相爱,互帮互助,按说你要什么我都应该给你,可我若向你要这个小厮,你肯给我么?”

   “你要小厮干什么?”

   “这二哥就别管了,左右是使唤的,清羽院还真缺个有把子力气的小厮呢!”

   蓝君孝斜睨了她一眼:“三妹,你以为你现在还是大家闺秀,还是丞相小姐?别自己把自己当回事了。我看在这两个丫头面上,叫你一声三妹,向你讨要,给足了你面子,你就别得寸进尺了!”

   那小厮一副大受污辱有样子,好像蓝宵露这话荒唐无稽,十恶不赦一般,气呼呼地瞪着她。

   蓝宵露还是安静地坐着,笑容一点儿也没变,甚至更加灿烂了,声音甜美,还带着几分天真地道:“二哥说的是呀,连二哥这样的混蛋都不肯出让自己的小厮,这两个丫头跟着我多年,我怎么可能给你?”